父输光儿救命钱续:赌博是编的 妻称其不想再治  韦进林向妻子和岳母下跪道歉   原标题:失踪父亲现身 “赌博输钱都是编的”   广受关注的“儿子等着母亲肝移植,父亲赌博输光救命钱后失踪”的新闻主角韦进林昨日主动现身,向公众道歉,并希望澄清:自己在孩子身上“花了很多钱”。     不过,昨日上午面对众媒体还声称“6万元救命钱确为赌博输光”,但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多方核实,并获韦进林亲口证实:自己没有失踪去河南,而是在成都及周边,赌博输光救命钱系自己编造的谎言,“像我们这种工地上干活的,6万说输就输了,咋个可能是真的嘛”。   见面现场   遭岳母殴打   被妻子扇耳光   昨日11时许,徐娟站在华西医院7楼的楼梯间里,等待丈夫回来。24号晚上,徐娟通过电话告诉丈夫,娃娃的手术费已经凑齐了。   昨日上午,徐娟收到丈夫的短信,短信里韦进林说“老婆,今天我想回来”。徐娟出示的短信记录显示,她询问丈夫几点回来后,又告诉对方,娃娃只有在下午4点才能进入ICU探视,希望对方赶在下午4点前回来。“后来我们通过电话联系,他说他中午的时候就能赶回来。”   在短信的最后,韦进林说:“我也很想给大家一个交带(待),让很多关心和支持我们的人大(太)失望了,我其实也做了很大的鲁(努)力,我面对儿子这么大两次手术,能力确实太有现(限)了……”   昨日13时许,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二住院大楼7楼的电梯缓缓打开,38岁的韦进林有些局促地站在电梯里。电梯门刚打开,韦进林的岳母就冲进电 梯,边哭边骂边劈头盖脸地打向韦进林,韦进林抱着头弓起腰从电梯内的一侧躲向另外一侧,嘴里不住地嘟囔着:“妈,我错了。妈,我错了。”   电梯门外,除了各家媒体外,还站着韦进林早已泪如雨下的妻子徐娟。徐娟满脸是泪,朝韦进林打了一记耳光,说:“你晓得我这些天是咋个过来的不?”韦进林口中讷讷地说:“老婆,都是我的错。”   语焉不详 赌博细节前后矛盾   在被岳母和老婆分别殴打后,面对媒体的提问,韦进林坚持此前的说法,说自己去赌博输光了6万元的原因是“想翻本,替娃娃治病,没想到全部输光了。”   然而,关于这些天的去向及赌博的细节,韦进林的说法却语焉不详甚至前后矛盾。在回答媒体关于这些天去哪儿了的问题时,他说,“心理压力很大,到 处在找。”有媒体问他是不是去工地要工资了,他说去了几家工地要工资,但具体要到多少钱,开始他说“几千块”,后来又改口称“两三万”。有媒体问他去工地 要到的工资怎么处理了?韦进林在现场给出了几个前后矛盾的说法。最开始,他说这笔钱用来还赌博欠下的“水钱”(高利贷)了,但却拿不出“放水人”的联系方 式,随后,他又改口说拿去赌博输光了。   而关于赌博的细节,韦进林更是说不清楚。他始终无法回答“在哪儿输光了钱”这个问题。”他不记得输光钱的地点、时间,不记得一起参赌的人员,也根本不知道‘放水’给自己的到底是谁。   邓中是韦进林的工友,2015年,两人曾在同一个工地打工。邓中在电话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2015年自己和韦进林一起在工地上打工的日子里,从没见过韦有打牌和赌博的行为,娃儿生病后,韦挣的钱都拿到医院给娃娃治病了。   2月4日,韦进林去讨要工资时,工友赖远洪也在现场。面对工地负责人时,韦进林说出的要钱理由让赖远洪印象很深。“他说:‘我的娃娃要做肝移 植,这个钱是救命钱。’”赖远洪说,听到这样的表述,工地上的人把钱给了韦进林。一起讨要工资的人只有韦拿到了全款“一共一万多元。”   不过,徐娟表示韦进林平时喜欢打牌,但最多输赢几千元。韦自己的说法是,平时“打得少,打也是打5块的麻将。”    承认说谎   救命钱不是输了而是掉了   昨日下午现身接受媒体采访,韦进林表示自己是“想给公众一个澄清”。“这几天很多人打电话骂我‘渣男,‘不是人’,我受到了很大的压力。我拿了那么多钱出来治娃娃……”   1月27日韦进林给徐娟发短信称,钱被他拿去赌博输了,还借了水钱。徐娟说,由于打不通丈夫的电话,又没了救命钱,她就四处向媒体打电话求助,接受采访时的确说了“丈夫赌博输了救命钱”等内容。   韦进林昨晚承认,短信内容是自己说谎。因为当时徐娟正和他闹离婚,他平时就打牌,只不过打得很小,说打牌输了徐娟会相信,“当时就是想气哈她”,“我说找了个野租儿带我去了雅安那边一个赌博场所,输了6万,还借了水钱——(这么离奇的事)怎么会是真的呢?”   那么,这6万元钱到底去哪儿了呢?韦进林吱唔了好久,最后称“掉了”。他说,当天他带着钱坐地铁,在广都站下车后,走路回华阳住处,“不知是在 车上还是在路上掉了”。掉了这么一笔巨款,为何不报警呢?韦的回答是“掉都掉了,报警有啥子用”。当面听韦进林说“救命钱不是赌博输了而是掉了”时,徐娟 生气问道:“你到底说的哪句是真的?”   徐娟告诉记者,先前丈夫说赌博输了,现在说钱掉了,她都不太相信,“最有可能的是,他不想再医这个孩子了”。徐娟说,年前,丈夫和她确实闹过离婚,主要是因为孩子治疗费用引起的。“他有几次都跟我说,要不不治了,要很多钱;或者说,要不然我们重新再生一个。年前有一次,孩子又便血,送到温江的医院不收,他当时提出那就到华阳去找家医院,我没同意。坚持送到了华西医院。”   “说实话,我也动过心思不要这个孩子了。年前,我给他打电话,说我不要这个孩子了,送他家去,他说你送过来,我让他等死。”徐娟说,当时她和孩子外婆准备狠心送过去,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哭,最终还是舍不得送过去。  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梁梁 摄影 刘海韵 责任编辑:倪子牮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