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3年安徽省24位民警牺牲 六成“过劳死”-jslottery

初四,合肥民警陈春芳倒在工作岗位上。
初四,合肥民警陈春芳倒在工作岗位上。

  他们年纪轻轻,却永远离开了。根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“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”统计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全国至少有9位民警牺牲,其中就包括合肥市公安局从警33年的53岁民警陈春芳。记者统计,全省近三年共有24位民警因公牺牲,其中有15位民警“过劳”牺牲,很多在上班途中倒下,再也没能醒来。

  遗憾

  春节期间合肥2位民警去世

  这个春节,合肥市公安局不少民警是在工作中度过的。1月31日,正月初四,连续工作24小时的合肥市公安局民警陈春芳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2月6日,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周国鹤(女)也因病去世。一周之内,两位合肥民警去世,令人悲痛。

  大年初四,当人们阖家欢乐欢度春节时,53岁的陈春芳依然坚守岗位,连续值班24小时的他,突然头部不适,在坚持完成工作交接后险些倒在前往医院的路上,在医院抢救后再也没有醒来。

  刘荣华是陈春芳的同事,也是他最后一个工作搭档。“1月30日战训备勤值班,还没到8点他就到了单位。”刘荣华说,陈春芳对待工作很认真,而且时刻注意保持表率作用。当天,陈春芳上午到辖区开展安保巡逻工作,在下午检查完执勤点回单位的途中,就说感觉有点疲惫、头疼,以为陈春芳可能是感冒,刘荣华就劝他回家休息。可陈春芳坚持说自己还能扛。就这样,陈春芳一直坚持到第二天交班,才独自去医院,没有想到在去医院的途中身体不适,送到医院后,再也没有醒来。

  而民警周国鹤先后在特巡警、政治处、女子看守所、高新区分局治安大队工作,去世时年仅35岁。

  数据

  2015年8位民警牺牲7位“过劳”

  根据安徽省公安厅发布的信息,2014年全省牺牲民警11人;2015年全省牺牲民警8人;2016年全省牺牲5人,三年时间里共有24人牺牲。近三年牺牲的民警中,有15位民警“过劳”牺牲。

  2014年11人中,有5人属于加班中突发疾病去世。铜陵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陈敏,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霍邱县警务保障室民警赵卫新,突发心源性猝死,经送安庆市立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张胜利,生前系淮南市公安局看守所民警,在工作岗位上突发心脏病,抢救无效死亡。刘华良,生前系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望湖派出所科员,连续工作多日后,突发急性心源性梗塞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鲁贤志,生前系滁州市公安局行政拘留所所长,参加活动中,突发心脏病摔倒,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2015年8位民警牺牲,其中有7位过度劳累,倒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他们分别是民警查长云、苏方宏、傅文鸿、王洪飞、杨九生、尹现忠、张宗银。

  2016年,在牺牲中的5位民警中,有3人因工作劳累过度,突发疾病去世。包括公开报道的安徽省淮南市看守所民警金月兵,上班途中突发心脏病,因公殉职,年仅43岁。安庆市岳西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申旭翔,因长期超负荷工作,突发心脏病,经抢救无效逝世,年仅48岁。黄山风景区公安局副督察长汪国超,在值班备勤期间突发疾病因公牺牲,享年55岁。

  走访

  民警连轴工作48小时很正常

  谈到压力,民警们称,长期超负荷工作是最主要的,基本上没有闲着的时候。

  “一般值班是24小时,但是连轴干48小时也正常。”民警们普遍反映,派出所民警除正常上班外,每位民警还要轮流值班24小时,从早晨8点半工作到次日早晨8点半。但按“谁的案子谁负责到底的原则”,民警手里的案子未解决完,即使本该下班或轮休,仍要继续工作。

  民警解释道,这是因为有一些警情,出警如果不能在报警地解决问题,当事双方会被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解决。一般完成了所需要走的流程之后,不能立刻解决的,当事人需要到医院检查的,民警还要到医院询问,即使下班了,有当事人来调解或者询问案件的进展,民警有时还需要加班配合。

  “查酒驾看似很简单,其实查到了人,这一夜基本不用睡了。”一交警解释,查到酒驾者,需要带当事人去医院抽血,检测酒精含量,还需要录口供,办理拘留手续,要在第二天把人带到看守所,这也需要办理材料走程序,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。

  而刑警工作的辛苦自然更不用说。“像今天下大雪,我们还是一样要蹲点。”一刑警介绍,不规律的生活和不规律的工作,让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患有疾病,但是有案件发生,他们就需要加班加点抓罪犯,有时候在单位住上十天半个月都正常,最多偶尔回家带个换洗衣服。

  用“5+2”和“白加黑”形容民警的工作一点也不为过。民警的超负荷运转,一方面是警力有限,另外一些非警务类工作也占用了太多的精力。

  非警务工作也牵扯了民警们的很多精力。据合肥市110接报警平台每年统计的数据显示,半数以上为非警务类警情。多个派出所的民警称,每天一半以上是非警务工作,这些报警不在公安部门管理职责内,却让一线民警频繁出警。

  警方介绍说,对于骚扰电话可以给予打击处罚,但是很多情况下,一些求助、纠纷、咨询类报警却让警方很“尴尬”,“出警吧,不在职权范围内;不去吧,报警人又说公安机关不作为。”

  还有很多报警,民警赶到现场时,并不像报警人描述的那样。“说家里起火了,到了现场发现是钥匙没带;说家里进贼了,其实根本不是她家,主要是看看丈夫有没有在里面。”除此之外,警方每天都要接到诸如“没钱坐车”、“流浪猫狗求救助”等报警。这种情况几乎在每个派出所都存在。“本来警力就有限,又被大量非警务事件处理占用。”民警介绍,其实这本身对于公安防控和打击犯罪的本职工作也形成了干扰。

  医生

  疲劳过度容易引起“心血管疾病”

  如何定义过劳死?对此,合肥市第三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朱瑞介绍,过劳死,字面意思过度劳累,其实是属于社会医学的范畴。持久、反复劳累、休息不够,容易引起像心脏病、中风、心肌梗塞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。之所以是“过劳死”,是因为死亡并不是由本身患有的疾病引起的,是由疲劳造成的死亡。

  朱瑞解释,过劳死主要集中在警察、医生等一些高强度的工作,这与这些工作的劳动压力、劳动强度、职业特点密切相关。警察破案得不到休息,需要长时间工作;医生一台手术10多个小时很正常,也属于高强度工作。

  朱瑞建议,高强度、长时间工作的人群,要适当休息,否则身体承受不了,免疫力下降。从个人或者群体来讲,工作中要有配合有替代,不能一个人一直连轴转,发挥群体作用,相互帮忙,避免意外发生。

  举措

  认真落实“爱警暖警”工程

  因公牺牲人数下降

  记者从省公安厅了解到,安徽公安机关一直在持续开展以“防猝死、防袭击、防事故”为主要内容的健康防护活动,切实预防和减少民警因公因病伤亡,活动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如今年以来的因公牺牲民警数同比减少20%。

  “做好公安工作,既要大力弘扬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奉献牺牲精神,又要讲求工作方法,科学组织、合理安排、张弛有度,力争使有限的警力资源发挥出最大的警务效能。我们希望这样的名单越念越少。我们的各级领导要做到心中无愧,尽最大努力不让我们的战友悲壮地倒在前进的道路上。”2016年底,说到牺牲民警,安徽省副省长、公安厅厅长李建中心情沉重。

  同时,安徽各地大力施行“爱警暖警”工程,认真落实民警休假、定期体检、心理危机干预等各项制度措施,切实体现组织的关爱,不断增强民警的职业认同感,确保广大民警始终以饱满的精神、昂扬的斗志投入到各项公安工作中。

  (责任编辑 何菲菲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